首页 〉群贤文苑
中华民族精神铸就抗战坚固长城
来源:ag111|官方 ? 发布日期:2013-12-31 ? 浏览次数:2320
——浅论抗日战争时期的中华民族精神

曾一石

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是人类战争史上的奇观,是中华民族的创举。它是中国人民百余年来反对帝国主义侵略斗争中规模空前并第一次取得完全胜利的民族解放战争,在整个中国革命历史上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中国人民之所以能够进行这场前所未有的全民族抗战并取得胜利,既是因为近百年间的帝国主义压迫和反帝国主义的斗争造成了中国人民的民族觉醒,促成全国上下形成抗日热潮,促成国共合作,并在长期复杂的斗争中始终坚持国共合作抗战,努力建立和扩大以国共两党合作为基础的包括各民主党派、人民团体、一切爱国的阶级、阶层的全国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也是因为千百年来形成的中华民族精神在抗日战争时期的凝聚和弘扬,造就了中国人民在艰难困苦的环境中团结一致、共御外侮的精神状态,共同铸就抗战的坚固长城,并以奋发图强、百折不挠的精神毅力,铸就摧不垮、撼不倒的民族魂,赢得了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

一、中华民族精神是抗战得以进行的强大动力

民族精神是一个民族的灵魂与精髓,是一个民族在长期历史中逐渐形成的普遍的价值取向和共同的心理追求,是一个民族在艰难困苦的环境中得以繁衍、发展和壮大的精神支柱,是激励和鼓舞本民族成员为着自己的美好目标积极奋进的精神动力。千百年来,中华民族在创造历史的过程中,形成了刻苦耐劳、矢志不移,雄健刚烈、自强不息,温雅敦厚、择善而从的民族性格,以及以国家、民族、乡里和家庭为重的伦理观念。并在此基础上凝结成了刚健自强、忠诚爱国、贵和尚中、忧患自省、正道直行、求是务实的民族精神。在民主革命不断推进后,民族主体意识觉醒,科学精神、民主精神、集体主义精神、艰苦奋斗精神、团结精神等革命传统精神的形成,进一步充实了中华民族精神。特别是中华民族有着爱国主义的优良传统,爱国主义精神实际上就是每一个中国人壮怀激烈的深厚民族情感与真挚爱国热情的升华,它是中华民族精神的重要体现。

中华民族精神在抗日战争时期得到了一次大检阅。1937年开始的全国抗日战争,既是关系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关键阶段,也是中华民族精神得以凝聚和弘扬的重要时期。在民族危亡的严重关头,只有全民族团结抗战,才是中国生存和发展的唯一出路。在抗战开始前,国共两党打了十年内战,蒋介石集团处心积虑,一心想消灭共产党,不断集聚重兵“围剿”革命根据地和红军。然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武装并没有因此而沉寂,中国的民主运动并没有因此而消失,反而中国共产党倡导的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主张,越来越得到全国人民的拥护,国共两党实行第二次合作的呼声越来越高涨。这是为什么?显而易见,自1931年九一八日本侵华事件爆发后,中日之间的民族矛盾逐步上升到主要地位,中国国内的阶级关系发生了重大变动,中国共产党人以及不少爱国进步人士,越来越意识到抗日救亡已成为自己的历史重任。民族精神所激发的归属意识、进取意识和奋斗意识,已成为大多数中国人推动抗日救亡的强大动力。各阶层爱国人士眼看东北大片国土迅速沦丧,政府屈辱退让,无不痛心疾首,义愤填膺。一个群众性的抗日救亡运动很快在全国许多城市和村镇兴起。工农商学兵各界民众团体和知名人士,纷纷发表通电,抗议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暴行,要求国民党政府抗日。中共中央和苏维埃中央临时政府也多次发表宣言、决议,号召中国工农红军和被压迫民众“以民族革命战争,驱逐日本帝国主义出中国”。许多大中城市举行各界抗日救国大会,游行请愿,并以募集捐款、禁售日货等形式,掀起抗日爱国运动的热潮。青年学生更是勇敢地走在爱国运动的前头,许多城市的大中学生举行集会游行,发表通电,开展抗日宣传,建立抗日团体,要求国民党政府停止内战,一致对外,武装民众,出兵抗日。随着东北事态的日趋严重,学生运动的浪潮也愈益高涨。从九一八事变开始,许多地方的学生由分别向当地政府请愿发展到派代表或自行结队汇集到南京向国民党中央请愿,甚而出现1931年12月17日,汇集南京的各地学生3万多人举行联合大示威,遭到大批国民党军警的残酷镇压,造成震惊全国的南京珍珠桥惨案。

中华民族雄健刚烈、奋发向上、百折不挠的精神,铸就了刚强的民族魂。从1931年10月开始,在东北相继兴起为数众多的抗日义勇军。其中较出名的领导人有黑龙江省的马占山、苏炳文;吉林省的李杜、王德林、冯占海;辽宁省的黄显声、唐聚五、邓铁梅等。他们的斗争给日本侵略者以相当大的打击,揭开了东北抗日游击战争的序幕。1932年1月28日,日本侵略者发动了对上海闸北区的进攻。蔡廷锴、蒋光鼐率领的国民党第十九路军,自动进行英勇抵抗。各界人民纷纷组织义勇军、敢死队、救护队协助作战,护理伤员,捐献慰劳金和慰劳品。全国各地人民和海外华侨仅捐给十九路军的款项即达700余万元。中国共产党通过上海的地下党组织进行了大量发动群众支援前线的工作。在广大人民群众的有力支援下,十九路军和随后参战的部分第五军官兵,不顾武器装备和兵员数量远不如敌军的种种困难,发扬顽强战斗、不怕牺牲的精神,坚持抵抗一个多月,取得重大战果。上海数十万军民同仇敌忾、齐心御侮,涌现出大量可歌可泣的爱国英雄事迹,这是中华民族精神在共同抗击外敌入侵时的凝聚与弘扬,是中华民族精神在抗日斗争中的彰显。

九一八事变和一二八事变后,中国军民的抵抗更多的是自发的斗争,蒋介石集团非但没有给予全力的支持,甚而给予压制和取缔。及至日本侵略势力不断向华北伸展,蒋介石仍宣称在“剿共”前线的将领“若复以北上抗日请命,而无意剿匪者”,“决不稍加姑息”;“侈言抗日”者,“立斩无赦”。①然而,民族主体意识逐渐觉醒的中国人,并没有因此而轻易放弃抗日,中国的整个政治形势毕竟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任何人都不可能阻挡历史前进的潮流,不可能将中国人民争取民族解放的斗争长久压制下去,因为悠久文明历史凝结的中华民族精神不可能因某个集团某个人所能左右。自强不息的民族性格,爱国忧国的民族气节,进取奋斗的民族精神,具有巨大的历史震撼力和时空穿透力,必将激励和鼓舞千千万万的中国人为着民族的希望而战斗下去。

在民族危机日益严重的形势下,中国共产党继续高举抗日的旗帜。1933年1月17日,中华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和中国工农红军革命军事委员会发表宣言,首次提出中国工农红军准备在三个条件下和任何武装部队订立共同对日作战的协定。与此同时,一度被国民党政府镇压下去的抗日民主运动又重新活跃起来。不仅工人、学生纷纷举行集会,发表宣言、通电,要求政府出兵抗日,而且社会各界人士也都积极活动,呼吁抗日。1933年2月,北平、天津、上海各界人士在北平集会,宣告成立“东北热河后援协进会”。抗日救国日益成为全国各阶层人民的共同呼声。蒋介石、汪精卫的“抗日必先剿共”的反动方针,引起广大人民的不满和社会舆论的谴责。上海《申报》发表《攘外与安内孰先?》的时评,提出“只有攘外,才能安内”的主张。天津《益世报》发表评论,“从民族观念的立场上来说,与其被外族征服,毋宁在同族中示退让”。②在全国抗日浪潮的推动下,1933年5月26日,冯玉祥在张家口成立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6月下旬至7月初,以吉鸿昌为北路前敌总指挥、方振武为北路前敌总司令,率部北上抗击日伪军,连克数县,并乘胜收复察省全部失地,使全国人心十分振奋。

1935年夏,日本加紧侵略华北。在这中华民族面临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如何挽救民族的危亡,如何联合尽可能多的力量进行抗日斗争,成为摆在中国人民面前的最紧迫的问题。最富有中华民族精神的中国共产党人和民主爱国人士历史地站在了民族解放斗争的最前列。1935年8月1日,中国共产党提出了八一宣言,呼吁全国各党派、各军队、各界同胞,不论过去和现在有任何政见和利害的不同,有任何敌对行动,都应当停止内战,集中一切国力去为抗日而奋斗。随后在瓦窑堡会议上提出了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主张,并于1936年8月25日致信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倡议在抗日的大目标下,国共两党实行第二次合作。同年12月,又高瞻远瞩地和平解决了西安事变,粉碎了亲日派和日本帝国主义者的阴谋,促进了中共中央“逼蒋抗日”方针的实现。从此,十年内战的局面基本结束,国内和平初步实现。

与此同时,民族主体意识完全觉醒的全国各阶层爱国人士、爱国学生,纷纷响应中国共产党的抗日主张。1935年12月,北平发生一二九运动,中国人民长期被压抑的爱国情绪猛烈爆发出来。在北平学生英勇斗争的影响下,全国各地民众纷纷行动起来,各地学生、工人举行大规模的游行,抗议国民党对日妥协和镇压抗日运动。各地爱国人士和爱国团体也纷纷成立各界救国会,发出通电,出版各种救亡刊物,要求国民党政府保卫领土主权,停止内战,出兵抗日。海外侨胞和在外国留学的学生团体,也通过宣言等表示支持国内人民的爱国行动。这样,一些局部地区的抗日救亡运动很快就扩展为全国规模的群众运动,中华民族精神真正成为引发全国抗战的强大动力。

民族精神始终是各个历史时期先进性的结晶。在抗日战争时期,中华民族精神集中体现在每个中华儿女的抗战意识上,体现在中华儿女共同的理想信念上。由于九一八事变以来的屈辱,激发了每一个不愿做亡国奴的中国人的民族精神,经过中国共产党以及众多爱国民主志士的不断努力,中华民族精神终于成为抗战的强大动力,中国人民反对民族侵略的伟大的革命潜力,完全被释放开来。当七七卢沟桥事变发生,中国驻军第二十九军一部当即奋起抵抗,全国的抗战拉开了帷幕。全国抗日战争的展开,是多年来中华民族不甘日本侵略者欺凌,深怀家仇国恨的总爆发,也是全国上下凝聚起来的中华民族精神的大发扬。这时,不论是国民党,还是共产党,都表现了实行国共合作、坚决进行抗日战争的诚意;其他的民主党派也从原来进行反蒋抗日活动转到拥蒋抗日的立场,就是国家社会党、中国青年党、中华职教社、乡村建设派等也都表示拥护政府抗战,并拥护国共两党合作抗日,对抗日救亡运动表现出很高的热忱。一贯坚持抗日救亡的青年学生、爱国民主人士和全国各阶层民众自不待说,中国民族工商业资本家也表现了爱国主义的精神,他们踊跃认购救国公债,为前线将士捐赠物资。具有爱国主义传统的广大侨胞,为了中华民族的独立解放,在世界各地积极发动抗日救国斗争,以各种方式支援祖国的抗战。这些都充分说明,中华民族精神是抗战得以进行的强大动力,中华民族精神贯穿于每个中国人爱国抗日的行为准则和性格特征之中。

二、中华民族精神是抗战赖以坚持的精神支撑

在数千年文明历史发展中,中华民族不断锤炼、铸造自己的性格、品质、理想和价值观,形成了独具魅力的民族精神。这个民族精神,贯穿于中华民族的奋斗史,特别是在中国人民争取民族解放和民族富强的斗争中,它是中华民族生生不息、发展壮大的强大精神动力,也是中国人民在艰难困苦中谋求生存、坚持斗争的精神支撑。民族精神是人们在社会生活中所体现出来的理想、信念、道德、意志、品格、作风的总和,它是一种价值体系,因而也是一种广义的文化。中华民族精神所集结的是全民族最广泛意义的价值体系,在这个体系中,随着时代的发展,又有可能凸现某个团体精神、许多先进人物精神。团体精神和整个民族精神相比,它在某一方面体现出其特殊价值,是整个民族精神不一定具备的,如长征精神、延安精神等革命传统精神,而先进人物精神和团体精神相比,又有不同的价值观。因此,我们在评价某个历史时期的精神品格,往往要找准其历史方位。

在波澜壮阔的抗日战争时期,各个党派、各个阶层的中国人,在中华民族精神的感召下,都表现出了坚定的民族性格,尽管在某个价值体系的环节中有其个异的表现,但只要他们有中华民族气节和情操,都会对民族存亡充满着任重道远的责任感和对天下治乱兴衰的关注。抗日战争能够在国际国内复杂的环境中、在穷凶极恶的日本侵略者疯狂进攻的残酷条件下、在中国国力微弱武器装备低劣斗争环境艰巨的情况下得以坚持,很重要的一条,就是中国抗日军民秉承了中华民族坚忍不拔、自强不息、艰苦奋斗的精神,并以此为精神支撑,血战到底。

毛泽东指出:“对于我们,失败主义是罪恶,争取抗日胜利是责无旁贷的。因为只有为着保卫祖国而战才能打败侵略者,使民族得到解放。只有民族得到解放,才有使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得到解放的可能。”③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人民武装力量,是抗日战争的中坚力量。在抗战时期,中国共产党虽然仅仅掌握解放区政权,而没有掌握全国政权,但是,她以中华民族的整体利益为重,在领导中国人民争取民族解放和民族富强的斗争中,发扬光大中华民族精神,以刚健笃实、自强不息的精神,造就解放区军民奋发有为、昂扬向上的精神状态,推动整个抗日战争向前发展。她提出正确的路线、方针和政策,在全国发挥了重大影响,在解放区内得到了贯彻实施。她根据中日战争的特点,明确提出实行全面抗战的路线和战略方针,确定了向敌后发展,建立敌后抗日民主根据地,发展游击战争的战略任务,开辟了广大的敌后战场。在险恶的斗争环境中,不断激发民族自豪感,提高民族自尊心,增强民族凝聚力,把全国各族人民的热情和力量引导、聚集到抗日战争的伟大事业上来。中国共产党正确地处理了民族矛盾和阶级矛盾的关系,强调各阶级的利益必须服从抗日的利益,坚持统一战线中的独立自主,在坚持与国民党团结抗日的同时,对它的反共投降活动,进行有理有利有节的斗争。这些方针政策实施的结果,一方面发扬光大了中华民族精神,并在中华民族精神的凝集作用下,发展了抗日的进步力量,争取了中间力量;另一方面在抗日的旗帜下,制止了国民党顽固派妥协投降和分裂的逆流,使得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能够一直保持下来,最大限度地孤立了日本侵略者和汉奸卖国贼,使得抗战得以坚持,直到最后胜利。

抗日战争开始后,国民党在一个时期内对抗战是比较努力的,对共产党的关系有所改善,对人民的抗日运动也有大的开放。国民党政府能够从抗战前的对日妥协和采取不抵抗政策,发展到全面抗战,这除了全国人民抗日热情的推动外,也是与国民党内不少仁人志士和爱国将领有着浓厚的民族精神分不开的。在中华民族精神的支撑下,国民党内的抗战主流派激发出强烈的民族归属意识、进取意识和奋斗意识,他们中的不少人也对日本侵略者亡我中华的罪恶行径痛恨无比,表现出了强烈的民族气节和崇高的爱国情操,面对日军的挑衅,他们义无反顾地予以反击,拉开了全国抗战的序幕。特别是战争初期,日本侵略者依仗其军事上的优势,从华北和华东对我国进行大规模的战略进攻。在民族精神的鼓舞下,国民政府统帅部调动全国军队,建立了几个战区司令部,同时在北线和东线战场组织防御和抵抗。

1938年10月武汉和广州失守后,中国抗战进入战略相持阶段。日本侵略军在坚持灭亡中国的总方针下调整侵略策略,停止对正面战场的战略性进攻,而将主要力量用于打击八路军和新四军;对国民党采取政治诱降为主、军事打击为辅的方针;在占领区加紧扶植傀儡政权,建立和发展汉奸组织。一时间,中国团结抗战的局面出现严重危机。特别是国民党政府的腐败和军队的节节溃败,也使某些中间阶层和一部分劳动人民产生悲观失望情绪。中日战争的过程究竟将会怎么样?中国抗战能否坚持?这确实是个令人忧愁的问题。

尽管在八年的抗战过程中,曾出现在日本的政治诱降和英、美等国的劝降下,国民党内的投降、分裂、倒退活动一度很严重的情况,但是中国共产党始终从抗战的全局出发,把民族矛盾放在第一位,明确提出坚持抗战到底反对中途妥协、巩固国内团结反对内部分裂、力求全国进步反对向后倒退三大口号,坚决揭露打击卖国汉奸汪精卫,继续争取同蒋介石集团合作,巩固并扩大抗日民族统一战线,驾驭整个局势的发展。其实,在这一过程中,中华民族精神一直成为维继团结抗战局面、坚持抗战到底的一个重要的精神支柱,许多中国军民就是在中华民族主体意识的作用下,靠着民族精神坚持抗战的。

在日军将敌后抗日根据地作为军事进攻主要对象后,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抗日力量自觉地肩负起了抗击日军的主要责任。全国各族人民都为保卫民族利益,维护祖国的独立和统一,反对日本侵略者,进行了坚决的斗争。各界爱国人士也纷纷要求坚持抗战,反对分裂。许多国民党将士也以守土抗战为己任。在抗战最艰难时期,每个有血性的中华儿女都在发扬着伟大的民族精神,共同奏响坚持抗战的最强音。在艰苦抗战中,涌现出了成千上万的民族英雄。1941年8月,日伪军威逼群众交出回民抗日支队司令员马本斋的母亲,当场杀死数人,许多人被打得死去活来,仍守口如瓶。马本斋母亲见情不忍挺身而出,敌人对她威胁利诱,要她写信劝儿子投降。马母说:“我是中国人,一向不知有投降二字。”她坚贞不屈,绝食而死。1941年9月25日,河北省易县涌现了坚持杀敌,宁死不屈的“狼牙山五壮士”。1942年5月25日,八路军副总参谋长左权在遭到日军包围的情况下,亲自指挥部队突围作战,壮烈殉国。被誉为民族之魂的抗日名将杨靖宇率领东北抗日联军一再重创日军,1940年初被敌军围困,他一次又一次组织突围,把身边的同志一批批送走,自己在零下40多度的老林中牵制敌人,经过三天三夜的战斗,他身负重伤,瘦弱得啃不动树皮,只能从棉衣里拉出一缕缕棉花,和着一团团冰雪,填到口里。2月23日在向敌人射出最后的一颗子弹后,壮烈牺牲。无恶不作的日军为了知道在冰天雪地的长白山密林中,是什么力量支撑着东北抗联军战斗,竟残忍地剖开杨靖宇的遗体,当他们看到,杨靖宇的胃里没有一颗粮食,只有野菜、树皮和一团团棉絮时,日军前线指挥官岸前隆一郎一时呆若木鸡。八一三事变中,抗击日军最着名的中国将领谢晋元,率部坚守闸北北站达两个月,在被日军围困时,英国租界驻军见他孤军奋战,劝说他们放下武器,退入租界求生。但谢晋元毅然谢绝,并表示“死也不退”。在杀敌报国的日子里,他曾作诗勉励自己:“勇敢杀敌八百兵,抗敌豪情以讨鸣。谁怜爱国千行泪,说到倭奴气不平。”1941年4月24日壮烈殉国。1940年5月初,日军30万人进犯湖北,国民党第三十三集团军总司令张自忠奉命担任阻击任务,他亲率部队东渡襄河,与数倍于己的日军浴血奋战,5月16日,张自忠身重七创,壮烈牺牲。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以集团军上将总司令衔并战区一翼最高军事长官之职在前线罹难者,惟此一人。更能体现他矢志报国壮烈情怀的,是他渡河前写给部将的遗书,他写道:“国家到了如此地步,除我等为其死,毫无其他办法。更相信,只要我等能本此决心,我们的国家及我五千年历史之民族,决不致亡于区区三岛倭奴之手。为国家民族死之决心,海不清,石不烂,决不半点改变!”如上这些,都是有代表性的突出事例。他们献身于民族解放事业,代表了中华儿女不畏强暴、反对侵略的民族精神。正如周恩来发表于1943年5月16日《新华日报》报首的文章所指出的,张自忠将军的殉国,“不仅是为抗战树立了楷模,同时也是为了发扬我国民族至大至刚的气节和精神……这种生死不苟大义凛然的民族气节,乃是抗日战争中所需要的宝贵精神。”旷日持久的抗日战争之所以能够坚持进行,正是有许许多多如上述英雄人物深怀民族气节,弘扬中华民族精神所致。可以说,不管抗战形势多么复杂恶劣,不管抗战环境多么艰巨残酷,就因为千千万万的中国人有了中华民族精神这种强有力的支撑,抗战才一直能够坚持下去,直到取得最后胜利。

三、中华民族精神是抗战取得胜利的重要因素

自古以来,爱国主义一直被认为是民族精神首要的、最基本的要义,也是每个民族成员对民族、祖国深厚感情的集中体现。五千年的中华 文明,充分体现了这一民族的巨大凝聚力和向心力。民族精神,尤其是爱国主义热情,在民族处于忧患之时,总是最容易被激发出来。北宋名将岳飞,在母亲刺字“精忠报国”的激励下,坚持抗金,反对投降,他的英雄气慨和爱国之情,千百年来一直激励和鞭策着人们。南宋爱国英雄文天祥,竭尽全力率兵抗元,被俘后感慨山河破碎,写下了“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爱国名言。近代民族英雄林则徐,信守“苟以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人生格言,极力主张严禁祸国殃民的鸦片,并勇于同英帝国主义者进行坚决斗争。抗日英雄吉鸿昌喊出了“我觉得做一个中国人光荣得很,我吉鸿昌誓死不当亡国奴”的铮铮誓言,显示了中华民族的高尚气节。纵观抗战八年的历史,我们深刻懂得,抗日战争的胜利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的胜利,是中国人民前仆后继、英勇奋斗的胜利,也是中华民族精神在全民族上下不断得到发扬光大的胜利。中华民族精神成了抗战取得胜利的一个重要因素。

中国共产党是振兴中华民族的中坚力量,在抗日战争中,她是弘扬中华民族精神的先进团体,杰出楷模。当日本铁蹄踏入中国,中国共产党就以实现民族独立为崇高事业,以民族的利益为最高利益,她提出的全面抗战路线在全国产生重大影响,成为全国人民坚持抗战,争取胜利的旗帜。在全面抗战路线的指引下,全国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和其他爱国人士以更高昂的爱国热情投入抗日洪流。中国共产党在抗战中,坚持弘扬中华民族精神,在条件恶劣的环境中,自强不息,造就了解放区军民奋发有为、团结御敌的高昂精神状态;在民族利益面前,坚持以民族大义为重,制定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正确战略、策略,实施动员人民、依靠人民的正确路线、政策,牢牢地掌握了历史主动权,成为团结各民族抗战的中坚力量。在国共合作上,虽经历无数曲折,甚而遭受国民党数次反共高潮逆流的冲击,但仍然坚持贵公贱私、贵和尚中的民族精神,注意国内和谐的抗日局面的实现和保持。面对日军疯狂的“扫荡”和进攻,坚持百折不挠、艰苦奋斗的民族精神,广泛发动、组织和武装以农民为主力的各阶层群众,支持八路军、新四军抗战,开展游击战,使日本侵略者陷于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党领导的人民抗日力量对敌作战12.5万次,消灭日、伪军171.4万人,有力地打击了日本侵略者,积聚和发展了人民抗日力量,逐步改变敌我力量对比。共产党领导的敌后战场的开辟和发展,吸引了大量的日本兵力,减轻了国民党正面战场的压力,成为促使国民党抗战到底的一个重要因素,也为赢得整个抗日战争的胜利作出重要的贡献。中国抗战的历程表明,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人民抗日力量,努力弘扬中华民族精神,成了全民族利益最坚定的维护者,成为团结抗战的中流砥柱,是取得抗战胜利的决定性力量。党在敌后抗日根据地形成的艰苦奋斗的革命精神、顾全大局的延安精神等等,是对中华民族精神的弘扬和进一步充实,并成为抗战取得胜利的重要因素。

在第二次国共合作实现后,国民党军先后进行平津、淞沪、沂口、徐州及保卫武汉等战役,并取得了台儿庄战役的重大胜利。国民党在抗日战争中,作出了贡献,特别是抗日战争初期,表现得相当积极。许多国民党政府军的爱国官兵崇尚中华民族精神,在生生不息的民族精神感召下,广大爱国官兵奋勇抗日,付出了大量牺牲。1941年到1942年,日军对国民党正面战场又发动了一些战役性进攻作战,广大国民党政府军官兵纷纷请缨,英勇作战,并取得了一定战果。1942年初国民党政府还组成中国远征军进入缅甸,为保卫滇缅公路和支援盟军在异国进行了长期艰苦的战斗。国民党军队中派别林立,在十年内战时期,他们往往出工不出力,尽量保存实力。而抗战爆发后,各个派系的军队都愿率所部参加作战。川军就极富典型,卢沟桥事变后,川军首领刘湘即电告蒋介石,同时通电全国,主张全国总动员,同心一德,共赴国难。刘湘在最高国防会议上还慷慨陈词,“要抗战才能救亡图存,才能深得民心,要先攘外才能安内。为了抗战四川可出兵30万,提供壮丁500万,供给军粮若干万担”。在民族战争的关键时刻,过去以打内战着名的四川将领刘湘、潘文华、邓锡侯、杨森、李家钰等先后亲自率部队到抗战前线指挥作战。抗战八年中,先后出川参加抗日的部队计有7个集团军、12个军、27个师,在全国各抗日战场,参加大小战役近30次,以身殉国者26.4万人,负伤35.6万多人,失踪2.6万人。根据国民政府不完全统计,抗战中中国军队伤亡和失踪总人数为320万人,川军为64万余人,占全国总数的20.2%,④其中有5位将军为国捐躯。许多士兵把抗日战争叫做“打国仗”,是为国家民族打仗,不再是为军阀争权夺利打仗,感到很光荣。从1937年7月卢沟桥事变到1938年10月广州、武汉失守的1年零3个月,国民党军队将士中饱含爱国主义热情,深怀中华民族精神,以“有敌无我,有我无敌”的决心和牺牲精神,与日军展开了殊死的战斗,并取得了不少胜利。这段时间,是中华民族精神在国民党军中大发扬时期,自强不息、共御外寇的信念牢牢支撑着他们,使他们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仍奋勇杀敌。虽然在整个抗战时期,蒋介石集团出于它的阶级利益多次制造了反共事件,但是在民族精神的作用下,他们也没有屈从于日本侵略者,特别是中共坚持实行团结国民党共同抗日的方针,全国人民积极促进国共合作,加上世界反法西斯战线的扩大,中国与同盟国军事联合的正式形成,为中国人民争取抗战胜利创造了很有利的条件,因此,国民党正面战场对抗日战争胜利仍发挥了重要作用。从一定意义上说,中华民族精神也是促使国民党抗战到底的一个重要因素。

中国人民以落后的武器装备打败经济实力和军事装备远比自己强大的敌人,创造了半殖民地弱国打败帝国主义强国的奇迹。这一惊天动地的伟业,使中华民族一洗百年耻辱,在世界上展示了新的形象。中华民族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作出的重大贡献,使中国的国际地位空前提高。这是中华民族由衰败走向振兴的重大转折点。而在抗战过程中,中华民族精神得到了空前的凝集和发扬。抗日战争的胜利,不仅是人民战争的全面抗战路线的胜利,而且是中华民族精神的伟大胜利。中华民族精神在中国人民共御外侮的历程中不但得到了充分的体现,甚而在抗日战争时期被进一步根植于中华民族的每一个成员血脉之中,成为中华民族进一步发展壮大的强大精神动力,成为中国人民在未来岁月里薪火相传、继往开来的强大精神支撑。

(作者单位:中共漳州市委党史研究室)

——————————

注:

① 蒋介石:《告各将领先清内匪再言抗日电》(1933年4月6日),《中华民国重要史料初编——对日抗战时期绪编(三)》,第35-36页。

② 天津《盖世报》1933年4月12日评论《清共以前绝对不言抗日》,《国闻周报》第10卷第15期,第1509-1511页。

③ 毛泽东:《中国共产党在民族战争中的地位》(1938年10月14日),《毛泽东选集》第2卷第520-521页。

④ 《川军出川抗战纪事》第276页,四川社会科学出版社1986年2月版。